中国年轻人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

作者:www.zycdoors.com 时间:2018/8/10 3:25:02

中金公司(港股03908)表示,此次调整主要将带来以下两点关键变化:首先,在此次半年度审议中,MSCI将会根据其全球统一的指数方法论、并结合对于A股的特别要求(大盘股、过去12个月期间停牌不超过50天以及属于沪深港通标的范围内等条件)来确定6月份正式被纳入标的。

目前,高等级信用债都是一票难求,甚至有人愿意拿长期限的高等级信用债。

其次是对超额涨幅影响;从经验来看,入摩存在事件驱动的效应,初次纳入与纳入比例大幅提升时效应更强,外资流入预期驱动A股短期主题投资,但长期影响接近中性。

更重要的是,产业资本力量日益强大,已将网络文学与其他文化产业打通。

文章来源:新京报;作者:王言虎今天有则新闻完美诠释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句网络流行语。

据英国《金融时报》(FT)援引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ICC)投行的数据报道,中国年轻人开始靠贷款生活。

居民未偿消费贷款总额今年增加了40%。主要债务额是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欠下的。文章进而暗示,中国年轻人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中国年轻人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年轻人似乎并不买账,纷纷表示,这个锅我不背。年轻人对一个国家的作用力如何,带国家走向何处,这是一个宏大命题,这个结论的得出,需要复杂的计算与量化分析,绝不是通过某一指标(即便是确定的)就能下断语的。但恰恰,这则报道给出的论据支撑十分单一:中国年轻人的负债率过高。

文章说,年轻人目前基本上还不怎么具有金融经验,却不假思索为进行高消费而借高利贷。

当需要还钱时,他们就从其他高利贷金融组织再筹资金。

买入的苹果iPhone智能手机最后滚成了几万美元的债务,这种案例并不罕见。

所以,他们就欠下了大量债务。

显而易见,仅仅以有的年轻人负债率过高就认为他们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这样的证据链是单薄的,它将单个因素无限度放大,却忽略了评价一个国家发展水平所需要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因素,如此得出的结论也就站不住脚,甚至危言耸听。

所以你就可以明白,仅从看问题的逻辑上,就可判定中国年轻人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是不靠谱的。

不过,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我更想从一个年轻人的角度来谈谈,为什么我不赞同中国年轻人正带领国家走向危机的论调。

鉴于这则报道将年轻人界定为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所以我要论述的主体也是90后。

90后的年轻人,是互联网与市场经济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一方面摆脱了像前几代人那样原生家庭经济状况普遍不宽裕的状态,手中的可支配财产多了起来,消费有了底气。

同时,作为互联网原住民,他们的消费观念经过互联网的拓荒,变得更加开放,日常生活更注重自己的切身体验与生活质量。

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大学生有了超前消费的需求,不少人开始利用金融借贷满足购买力。

但当这些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他们中的很多人心态又发生了变化。

他们的生活开始变得不容易,房子、户籍、工作、婚姻、育儿等问题纷至沓来,在中国人务实的观念传统下,刚踏入社会的他们不得不着手解决这些问题,而以他们的收入水平,又使他们面临极大压力。

此前,一项调查就发现,中国七成千禧一代名下有房,比例居全球首位;无房者中,91%今后5年内有购房计划。

而支撑他们购房的,主要来自父母援助与银行贷款。

银行的贷款,当然使得他们背负上沉重的负债率。

讨论年轻人信贷压力,不能忽视这层因素。

实际上,非但不能说年轻人正在带领国家走向危机,反倒应该承认,年轻人恰恰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根源。

塞缪尔·厄尔曼就曾如此赞誉年轻人:在你我心灵的深处,同样有一个无线电台,只要它不停地从人群中,从无限的时间中接受美好、希望、欢欣、勇气和力量的信息,你我就永远年轻。

年轻意味着无限活力与可能性,正常状态下,年轻人的勇气与力量,恰恰能引导国家走向进步而不是相反。

而如果联系眼下各个城市正在开展的年轻人才争夺战,就更无法得出中国年轻人正在带领国家走向危机的结论。

年轻人负债率高就认为他们带领国家走向危机,既不符合看问题的基本逻辑,也有悖于现实经验。

产生这样的错谬,有时空的隔膜,有对年轻人的偏见,而根本上,是他们没看到年轻人的压力和活力,到底来自何处。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另一“知名航空推特粉丝页Alert5”特别留言称,“这是B-52轰炸机模拟以空射反舰导弹攻击大陆的航空母舰的航线”。

og东方厅app本次测试可能进行了复杂电磁条件下的引导通讯训练,测试了航母在复杂电磁环境下航母能否与直-18进行有效的沟通。

返回顶部